当前位置:主页 > 热点评议 >

这个厅官家财过亿,与妻子同日获刑

113天前发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私自转载或篡改造成的一切后果由转载人自行承担,特此声明。)   文/西康   内蒙古乌海原市委书记侯凤岐是十八大后内蒙古自治区地级市第一位落马的“一把手”。   他利用职务便利,大肆受贿,在法院认定的30起受贿事实中,最小的一笔3万元,最大的一笔1000万元,可谓“大小通吃”。同样为官的妻子杨秀娥也参与其中,夫妻二人通过买商铺、买房、股票投资、放高利贷等,把赃款洗白,进而让“钱生钱”,获取更大的利益。   曾有记者梳理判决书发现,他们的家庭财产超过了1亿元。   2017年10月,内蒙古自治区通辽市中级人民法院分别对两人作出一审判决:侯凤岐犯受贿罪,犯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两罪并罚,被判处有期徒刑17年,并处罚金300万元;杨秀娥犯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被判处有期徒刑3年,缓刑5年,并处罚金30万元。   1962年3月出生的侯凤岐是陕西省府谷县人。1991年7月,29岁的侯凤岐开始了他的仕途之路,进入内蒙古自治区党委宣传部工作,任主任科员、理论处副处长。之后的10年里,侯凤岐官运亨通,2000年11月,他当上了内蒙古自治区巴彦淖尔盟杭锦后旗旗委副书记、政府旗长。刚当上父母官的他,还没开始为人民谋福利,就走上了腐败的道路。   侯凤岐的妻子杨秀娥是内蒙古自治区乌海市地税局计划统计科副科长,因为侯凤岐的关系,她在官场处处受人尊敬,高人一等。在侯凤岐的受贿道路上,处处可见她的身影。   内蒙古一家大型商贸集团是当地有名的龙头企业,侯凤岐成了该集团董事长吕敦常的座上宾,两人交往频繁,吃饭、送礼更是不在话下。2001年年底的一天,吕敦常安排自己手下的一个总经理陈光,来到内蒙古自治区巴彦淖尔市临河区的国税小区,这是侯凤岐和妻子当时居住的地方。   “侯领导,初次登门拜访,我们吕董事长给您准备了一点小礼物。”陈光边说边从包里拿出一个不大不小的精美盒子,侯凤岐夫妇以为是茶叶或者保健品,陈光走后,杨秀娥拿起盒子,打开一看,盒子里装着一沓沓崭新的人民币,数了一下,是30万元人民币。   事后,侯凤岐了解到,原来吕敦常接下锦后旗的一个公路工程,但工程完工了,迟迟拿不到工程款。   很快,侯凤岐安排该旗财政局局长办理了拨款事宜,吕敦常如愿拿到了工程款。   这30万元,侯凤岐夫妇用来购买了北京的商铺,同时,也打开了侯凤岐的“贪腐之路”。   内蒙古是一个盛产羊毛的地方,羊绒纺织企业林立。   宏伟新是当地一家羊毛制品厂的总经理。为了经营好和侯凤岐的关系,宏伟新煞费苦心,到他住的呼和浩特市怡海名苑小区“蹲点”,等着他下班回到家,然后上楼去送礼品,说些阿谀奉承的话。有时候早上6点多,宏伟新会给侯凤岐一家送去早餐。后来交往多了,宏伟新打听到侯凤岐在陕西府谷的老家地址,专门派人给他老家的父母长辈们送去巴彦淖尔盟的特产及一些名贵营养品等。   宏伟新的“细心”,深得侯凤岐的心,有几年春节,他不想费心费力给老家长辈送礼品,索性就直接开口让宏伟新去“办妥”。每次,宏伟新的事情都办得非常漂亮,这也巩固了他在侯凤岐心中的地位。   2003年冬,宏伟新的企业想收购一个人造板厂,需要银行贷款,遇到了一些麻烦,他请侯凤岐帮忙。侯凤岐二话不说,一个电话打给银行行长,当即就帮宏伟新批下了贷款。为了感谢侯凤岐,宏伟新到他家中,除了送上一些营养品、水果,还有3万元现金。之后的几天,侯凤岐和杨秀娥吃喝玩乐,买金银首饰,很快就花光了这笔钱。   葛健的羊绒集团,是巴彦淖尔盟数一数二的大企业,2004年,葛健想把部分厂房搬迁到包头市发展。当时任巴彦淖尔市市委常委、临河区委书记的侯凤岐,考虑到当地的经济发展,动员葛健不要去包头,让他在临河开发区建新的厂房。葛健觉得侯凤岐是一个可以交往的领导,便开始巴结关系,2005年上半年,他在当地一家高档宾馆开了个房间,约侯凤岐见面,给了他30万元现金。   在侯凤岐的关照下,2006年上半年,葛健的公司得以在临河开发区工业园建设羊绒分梳厂和纺纱厂。   2007年6月,葛健在土地拆迁中遇到了一点问题,求助侯凤岐。这天,他来到侯凤岐的办公室,说是要来汇报近段日子他企业的发展情况,侯凤岐听了五六分钟,就因为要开会,急着起身离开。葛健见他这么匆忙,便把一个信封塞进了侯凤岐的办公室抽屉。“有什么事改天再谈,能帮的忙我尽量会帮的,咱们回头联系。”侯凤岐扔下一句话,便离开办公室,没看到葛健塞进其抽屉的信封。葛健因为在信封里装了5万美元,有些不放心,便找了一个靠角落的抽屉存放。   这之后,葛健没再提起这笔钱,侯凤岐也因为不太用那个抽屉,一直不知道有这笔钱的存在。直到2008年2月,侯凤岐在整理抽屉时发现了这笔钱,大吃一惊,怎么也想不起来是谁送的。   杨秀娥抱怨丈夫:“你这人做事怎么粗心大意,5万美元也能给疏忽了,办公室里再仔细翻翻看,不要又藏着什么钱。”没过几天,杨秀娥专程到丈夫的办公室,好好整理打扫了一遍,好几次办公室清洁员要进来帮忙,都被她拒之门外。   苦思冥想了三四天,侯凤岐终于有了目标人物,那就是葛健。他想起有一天自己急着要去开会,葛健好像往他抽屉里塞了什么东西。于是,侯凤岐联系葛健,但他不能明说这件事,只是作了暗示。两人多次“合作”,早已有了一定的“默契”,心照不宣。   在侯凤岐收受的贿赂中,宏伟新和葛健的钱,真的算得上“羊毛”了,他最多的几笔“收入”得用7个手指头来数。   戴经杰是内蒙古一家矿业集团的董事长。2007年5月,他和内蒙古乌海市签订采矿区灭火工程协议。2008年3月,戴经杰为了和当时任乌海市委副书记、代市长的侯凤岐搞好关系,得到他的关照,送给侯凤岐15万美元。侯凤岐把这些钱交给妻子,让她用于股票投资。   2009年7月,戴经杰想让侯凤岐帮忙向乌海市煤管局局长打招呼,办理灭火工程的延期手续,再次来到乌海市军分区的侯凤岐宿舍。戴经杰把车子开到侯凤岐的家门口,打开后备箱,搬下来3个酒箱。“你这是?”侯凤岐看到这么多酒,有些疑惑,戴经杰“嘿嘿”笑笑,把酒箱如数堆放进屋子,然后在他耳边轻轻说了一句:“给领导拿点钱。”还没等候凤岐回答,他就开车离开了。侯凤岐打开酒箱,每个箱子里装有100万元,共计300万元人民币。这笔钱,他照样给妻子,投进了股市里。   之后,戴经杰还向侯凤岐送过两次钱,手法都相似,目的也相同,两次收钱共计600万元人民币。   除了从戴经杰那里拿到的900多万元贿赂,侯凤岐在乌海市海南区一家煤矿老板孙风剑那里拿到的贿赂,也非常“可观”。不过,他和孙风剑的“交易”,可不只是单纯的权钱交易,懂得算计的杨秀娥还想办法利用赃款,和孙风剑做起了高利贷生意。   杨秀娥将孙风剑送给她的贿款放在孙的手中放贷,双方口头约定利息年回报率为20%。杨秀娥觉得这比自己买股票和商铺还划算,便陆续拿出家里的数百万元交给孙风剑放贷。   从2011年5月至2014年8月,侯凤岐先后7次从孙风剑那取走“收益”,共计750万元人民币。其实,实际收益并没有那么高,只有500多万元,也就是说,这些年,侯凤岐以“放贷”为幌子,从孙风剑那里得到了210多万元。。   除了现金,孙风剑送给侯凤岐的“礼物”也很贵重。2012年年初,他送给侯凤岐3块金条,每块重500克,价值人民币56.4万元。   没过几个月,孙风剑听说侯凤岐夫妇在呼和浩特市的绿地小区买了一套商品房,正在装修,便送去一块木化玉。当时接手的是杨素娥,孙风剑说:“这块石头,侯大哥已经答应收下了。”杨素娥当即打电话给丈夫,经过核实后,她便把木化玉收了下来。   “你说这个石头,既像玉,又像木头,到底是什么东西?值钱吗?”对收藏品不是很懂的侯凤岐夫妇,向一些懂行的朋友咨询,得知这块木化玉价值不菲,有很高的收藏价值,这才如获至宝,把它摆放在新房的最显眼处。案发后,经鉴定,此木化玉价值人民币1.5万元。   在侯凤岐的受贿道路上,杨秀娥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她把丈夫收到的一笔【板栗怎么煮 】笔钱财,通过购买商铺、房子、股票和放贷等方式,把赃款洗白,并获取更大的利益。   这些年,杨秀娥先后在北京和呼和浩特买了5家商铺,还在呼和浩特、海南等地买了5套房。每次出手,杨秀娥都是用亲戚朋友的名义,以防自己或丈夫的名字过于“敏感”。   在股票上,侯凤岐是杨秀娥背后的“军师”,他让妻子一部分用实名开户,里面的资金都是合法收入,另外一部分则利用别人的名字开户,用非法收入炒股,这样一来便能掩人耳目。杨秀娥用亲戚朋友的名字开了5个账户,资金来来去去达1000多万元。   从2013年年底开始,随着查处反腐的风声越来越紧,侯凤岐和杨秀娥怕事情暴露,企图“弥补”,他们把部分赃款还给行贿人,甚至还将一些赃款捐献给当地教育事业,与此同时,杨秀娥竟然把这些年收的29块金条,藏到自己舅舅家的杂物房里。但这一切都无法掩盖这对夫妻的犯罪事实,最终他们双双获刑。   (除侯凤岐夫妇外,其他人物为化名)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私自转载或篡改造成的一切后果由转载人自行承担,特此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