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信息公开 >

无需米其林加持,国内这些地方的烧烤值得专程

115天前发布

  原标题:无需米其林加持,国内这些地方的烧烤值得专程坐飞机去吃! | 赏味   要说夏日最馋人的美食是什么,十个中国人里估计九个会答“烧烤大排档”,作为经久不衰的深夜美食话题,烧烤已然从一种味道深化为一种生活方式。这两天,一部以烧烤为主角的纪录片《人生一串》走红网络,更是拿下了豆瓣电影 9.0 的高分,人们纷纷评论这部充满人间烟火的纪录片直击人心和味蕾。今夜,凤凰网旅游赏味便要探一份中国烧烤图鉴,再放眼国际烧烤界,探讨中国人的烧烤究竟“味在何方”。   人们总爱说:“世界上没有什么事情是一顿烧烤解决不了的,如果有,那就两顿。”一句笑谈加上一部走红的《人生一串》,足以概括们对烧烤的热情,为什么烧烤总能成为大家津津乐道的话题?   烧烤纪录片《人生一串》的走红足以看出人们对于烧烤的热情   从文化传承的角度看,早在远古时代,古人类发现了火,便学会了火烤食物的工艺。从原始时期一直流传至今,烧烤是一种全球性的饮食文化。   而烧烤在中国,更是一道全民偶像级的美味。尤其到了夏日夜里,走上各地街头,最热闹的肯定是烧烤摊。人们搬着马扎在小桌边围聚,不用正襟危坐,成堆烤串、花生毛豆、大杯扎啤,吆五喝六,畅快淋漓。   这充满人间烟火的场景,不就是你我最熟悉的日常姿态吗?而这稀疏平常的烟火气,也是普通中国人人生道路上的生活哲学。就如街边烧烤一样,它平易近人,没有隆重庞大的场面,也不会因随性变得索然无味。任你是精力四射的在校生、西装革履的加班党、拖鞋背心的宅家族,都能在各式烤串间找到恰到好处的安慰。   人们对烧烤的热爱,折射出对平淡生活的追求   其实不止在中国,放眼全球,各洲各国都有响当当的烧烤名物。日本有深夜居酒屋里的烧鸟,韩国是蘸着辣酱包进生菜的韩式烤肉,美国青睐不拘一格的烤猪肋和举家休闲的 BBQ,澳洲偏爱沾染着迷迭香的小羊排,德国则是配着黑啤的烤猪膝,中东将上好的牛羊在旋转的烤叉上堆成山,非洲原野便是就地取材的野性风情……就连优雅浪漫的法国,也不乏精致考究的烧烤菜肴。   烧烤,已然成了都市人的一种生活方式。它是美味,更是生活。接下来,便跟着凤凰网旅游赏味领略中国各地的烧烤风情,再走出国门,跟踪一份让国际认可的烧烤味道。   中国烧烤图鉴   纪录片《人生一串》在一夜之间走红,与中国各地人们的“烧烤情结”有很大关系。据说制作团队走遍了全国近 30 个城市的 500 多家烧烤摊。截至目前,纪录片刚刚上线三集,却勾勒出一幅中国烧烤地图。   四川   作为烧烤永恒的主题,开篇便是各地无肉不欢的火上美味。四川西昌的长签火盆烧烤架上,凉山彝族人家养的小山猪绝对是王牌之选,半米长的竹签上一块大肉探进火盆里,很有野外烧烤的霸气。等到滋啦冒油的猪肉弥漫出香气,就是所有筷子齐齐进攻的时刻。   这份火盆烧烤的野性刷新了人们对于南方小烤串的认知,这种烧烤方式源于凉山彝族早前在火塘边烤制美味的传统。据说在西昌,只要能架起一盆炭火,当地人就能通过各种形式送上一顿烧烤盛宴。   在火盆边串长签只是其一,找来一张铁网架在火盆上,又能多放许多食材。在肉类底下垫一层蔬菜,油脂滴在素食上,两种香气融为一体,便是经典的操作手法。此时若能在网上垫上油碟,便能烹出毛肚一类的铁板烧。   云南   在云南昭通,烧烤早已自成一派,其中代表便是烤牛肉,个中精髓全在一个“小”字。优选的黄牛肉,牛龄要小、切块要小、火上翻烤的时间间隔也要小。在卤汤里腌制入味,再以大火快烤锁住肉汁,任谁来了都忍不住一顿百串起。   昭通之外,云南建水派的烧烤也抢足了人们的眼球。不用问,只消在云南看见火盆篦子烧豆腐,绝对是建水烧烤无疑。与一般烧烤摊不同,建水烧烤让每个人都有了一方烧烤的地盘,守在自己的寸方豆腐,眼看它焦黄、鼓起,豆腐烧好一个、手捉一个,一分为二蘸料吃下,烫嘴也甘愿。   新疆   走进塔克拉玛干沙漠,在烧烤启蒙地的大新疆,人人都是烧烤的行家。现宰的羊肉红柳枝串起,植物香气穿肉而过,便能让店主有了底气十足的吆喝:“小孩吃了长得快,老太婆吃了跑得快,姑娘吃了变漂亮!”   坐守着优质的牛羊肉,新疆烧烤讲究大口吃肉,原汁原味足矣。先不说一支红柳烤串顶得过别家一盘烤肉,端上一份特色的馕坑烤肉,拳头大小的羊肉块能让彪悍的硬汉大喊过瘾。新疆烤肉虽大,却不失细腻,肥瘦相间的肉块上,脂肪层灿黄发亮,瘦肉层焦香扑鼻,咬下一口细嫩多汁,配上烤馕、烤包子,什么都不换。   广东   走进食不厌精的广东湛江,原味生蚝在烧烤摊上吃出了高级日料的风情。不做任何调味的烤制方式,烤制全程都让蚝壳紧闭,直到入嘴前才撬开。饱满的蚝肉在壳中打着颤,蘸上酱油和芥末,混着汁水一饮而尽。   在人们印象里,注重养身、口味清淡的广东人跟烧烤实在搭不上边,但是当地人却能用这种料理方式自成一支文雅烧烤派系。   以生蚝为代表,靠海吃海的广东人将海鲜烧烤玩出了万般花样。生蚝、大虾、蚬子、扇贝、蛏子、鱿鱼……食材新鲜,只消清淡的蒜蓉,甚至原味配柠檬,便能尽享大海滋味。   东北三省   除去常规的烤物,在东北的土地上,还有着充满争议的烤蚕蛹、烤猪眼、烤羊球等系列“黑暗”烧烤。正应了那句“我之蜜糖、彼之砒霜”,这些外人看来有些惊悚的食材,却是当地人口中的绝妙的美味。不过无论轻重口味,东北烧烤都要配上大蒜瓣,一串肉、一颗蒜,要是真有穿着白貂的扒蒜小妹儿,这场烧烤绝对到位。   当然,东北人的烧烤智慧远不止于此,在烟火缭绕的烤架上,素菜也能让肉食动物垂涎三尺。比如锦州彪哥家薄软的干豆腐跟彪哥形成了“一黑一白”的经典组合,填充了四种馅料的烤干豆腐卷儿,一次性体验到大豆香、青椒辣、火腿鲜,菌菇爽的组合,在咀嚼中充分融合,最后下口小酒方算圆满。   长春半人高的炭缸旁,铁钩老赵日烤土豆 1600 串。酥脆外皮下黄澄的土豆泥冒着热气,挤一圈秘制辣酱,一口找回童年的幸福感。   湖南   而长沙的露天烧烤摊在片子里被戏称为“濒危品种”,老板用“塑料普通话”介绍着烤摊上的风味小吃,借着一把蒲扇助长起火势,一串素雅平淡的烤韭菜在他手里也被玩儿得风生水起。   作为“南派”烧烤重镇,湖南的烧烤风情岂是纪录片中一串韭菜足以道尽。整体看起来,湖南烤炉上的特色与云南昭通相类却不相同。在此地吃烧烤,也是以“以小见大”,各式烤串像是刻意考验烧烤店老板的耐心,随性里透着精细。黄牛肉串起的小串同样也是百串起点,此外在湘西地区,还有独特的烤牛油,小小一粒牛上脂肪挂在竹签上,晶莹剔透泛着油光,肉香四溢不油腻。   别处玉米整根火烤,到了这里叫人细心地剥下来,一粒粒重新串起。至于口味独特的烤牛鞭,叫烧烤师傅切成薄片,既入了味,又增强了口感,许多敬而远之的初尝者也愿意干掉几串。   纪录片更新至此,不过是中国烧烤版图里的冰山一角,放眼九州大地,可用一句“人有多大胆,烧烤摊便能有多大产”来概括。炭火上的烧烤门派何止千万,可说每行走一座村镇,就能挖掘出一派烧烤。也许下一个入镜的主角就是你家楼下穿着跨栏背心的“肉串哥”,或是巧手穿串的“茄子妹”。   走向国际的日式烧鸟   谈论中国各地的烧烤,大家无疑是自豪的,甚至于当中国仿照日本拍出《深夜食堂》美食剧时,人们纷纷表示不如拍一档“深夜烧烤”来得地道。但是我们也看到,随着近几年日本饮食文化源源不断地输出,在中国烧烤江湖中,日式烧鸟店也逐渐成长为一支不容忽视的外来大军。   烧鸟,是日式烤鸡肉串的统称,专门吃烧鸟的店叫做烧鸟屋。许多人在尝试过烧鸟之后都有过如此感慨:“原来一只鸡,可以有这么多种用于食用的部位和方法。本以为干柴的鸡肉,烤过之后可以如此美味。”油脂在火苗中熔化,滴落在火红的木炭间,滋啦作响,升腾起香气四溢的烟气,勾引着食客简单原始的欲望。   日本的烧鸟,最早可以追溯至 17 世纪的江户时代。经过几百年发展,人们印象中登不上大雅之堂的烧烤,在日本却不止是“街头的市井风味”。人们既可以在巷弄街头站着吃几串物美价廉的烧鸟下酒,也能在高档烧鸟店里找到使用法国黑斯鸡等高级食材烹制的精致料【11月8日是什么星座 】理。   如今的日本烧鸟店已经呈现出各式不同的姿态,最早的街边串摊依旧人气火爆,在每一个夜晚成为治愈人心和肠胃的亲切食堂。与此同时,一些串屋换上考究的装潢,搭配情调的爵士乐,走入时尚人士的生活圈;有些门店启用新鲜蔬果串烧,成为健康人群解馋的首选;更有一些餐厅则将食材、炭火、佐料和形式做到了极致,甚至摘下了米其林星星,与精致的西餐日料比肩。   位于日本东京的鳥しき(Toirshiki),便是全球第一家获得米其林餐厅殊荣的烧鸟店,想要吃上一顿,至少得提前 2 个月预约。同时,烧鸟也成功走出日本,成为全世界人民喜爱的食物,并被各大餐饮榜单认可。香港的 Yardbird 曾入选亚洲五十佳餐厅,纽约烧鸟店 Tori Shin 也成功摘下米其林一星……   食客体验东京米其林一星烧鸟店“鳥しき”   或许在众多人心中,烧烤的最佳食用方式是伴着大排档里的烟火,但不可否认日式烧烤里专注执着的匠人精神。烧鸟看似简单,但要将一串烧烤鸡肉做出惊艳味道,提炼出食材的精华,必须步步考究,绝非易事。从分解整鸡、穿串,到烤制时根据鸡肉部位和穿串结构,灵活调整肉与火的距离,都需要烧鸟职人长达数年的练习,才可出山。   中国烧烤的江湖风味,遇上日式烧鸟的国际风范,并非“你死我活”的对立局面,也不必争出立场分明的高下之分。美食本无国界,不妨在深夜过瘾地撸上一串,顺带思考如何传承中国味道,并在此基础上发展壮大。   馋了?动手将本文转发给你想一起杀向烧烤摊的朋友呗!约不上人?那就散播到朋友圈,长夜漫漫,祸害几个同样吃不上串的“可怜人”。   版权声明   本文由凤凰网旅游原创首发   部分图片源于网络   转载请联系后台,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ID: lifeofwealth2015   编辑:向可卿   主编:许玥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