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首页 > 奇趣 >

拉法兰为访华献策 前大使助扬威欧盟——他们帮马克龙走上世界舞台

时间:2018-02-02 16:56  作者:每日微头条资讯  来源:每日头条  浏览:
马克龙在国际舞台上的光环被认为盖过了默克尔。   【环球时报综合报道】英国首相特雷莎·梅正在对中国进行正式访问,很多人不自觉地将她这个“迟到”的行程与法国总统马克龙1月份的访问进行对比。1月29日,英国官员匆忙更新首相在中国社交媒体上的官方账户,也让人想起马克龙访华时主动发布自己反复学习说中文的视频。马克龙那次访华,无论是在西安的日程突变,还是在人权问题上顶住国内压力,都能看出这位年轻领导人在外交上的独特手法。其实,上任8个多月来,与美国总统掰手腕,在中东问题上显身手,宣告法国重回欧盟乃至全球舞台,马克龙的一系列表现令世界惊呼“法国归来”。不可否认,马克龙年轻有为,但在他身后,是谁在帮他勾画外交蓝图呢?   他们组成了“中国通团队”   马克龙最近的一次外交大动作,当数1月上旬的中国之行。“我们的命运已联系在一起”“我今后至少一年来中国访问一次”,这些都是马克龙在中国的公开表态。而他呼吁欧洲参与共建“一带一路”,更是在西方媒体上引起震动。因这次访问,不少西方媒体认为马克龙成了欧洲的“带头大哥”。   据《环球时报》记者了解,马克龙的身后有一个相当强的“中国通团队”,里面有不少中国人熟悉的面孔——法国前总理拉法兰。作为早已从法国政治前台退到后台的拉法兰,与马克龙并不在一个传统的政治阵营中,但马克龙访华,他伴随左右。正是他建议马克龙修改演讲稿的措辞,例如将“对等”改用“均衡”。两个词的内涵有差异,但只有熟谙中国文化和思维的人才能做出这种改动。   巴黎十三区副区长陈文雄也是马克龙“中国通团队”中的一员。华侨、华人在法国估计有50多万,其中浙江温州人占比最高,温州人多数从商,少有从政者,而温州商人后裔陈文雄则选择了从政之路。作为法国总统访华的“两朝元老”,同时又是巴黎市议会议员和法国国民议会法中友好协会小组组长,陈文雄从前任总统奥朗德上台起便是法国政坛的“中国问题专家”,他一直被列入法国总统、总理的访华代表团名单之内。   在法国对华外交中扮演重要角色的还有法国知名中国研究机构,比如克雷蒙-菲朗的中国研究中心。对外经济贸易大学经济学(金融学)教授、法国经济研究中心主任赵永升对《环球时报》记者说,尽管在正式报道中几乎没被提及过,作为法国顶级中国研究机构,这家智库不会被马克龙忘却。只是出于某些顾虑,法国一些研究机构对外并不热衷于标榜自己是总统或总理的智囊。   赵永升提到,他有几位朋友身居法国跨国集团的高位,实际上也是法国领导人的重要智囊。“我的这些朋友更多是从企业视角,为法国的对华政策出谋划策。这些建议其实更务实,更有价值,因为大家知道法国经济之所以鲜有突破,问题的根子还在于企业。尤其是随着法中企业往来和交易愈加频繁,他们给法国高层决策者提供建言,恰好能够在中法企业界架起沟通的桥梁。”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欧洲所所长崔洪建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据说此次马克龙在访华前,还征求了几位汉学家的意见。汉学家在法国是一个比较独特的群体,在欧洲,能够清晰地梳理出汉学家脉络、存在数位公认汉学家的国家主要就是法国了。此外,马克龙还咨询了一些中青年学者的意见。因为在法国,汉学家对中国的文化和历史了解很透彻,但对中国的现状和政策跟得并不紧,而这一领域,现在有一批法国中青年学者。   崔洪建说,长期以来,影响法国和爱丽舍宫外交决策的人士,前政要是一块很重要的资源。其次是智库,在法国,一些有影响力的智库或多或少都和总统的圈子有联系,这些智库的领导人或多或少都有一些政商背景。        不可忽视的经济学家们   除了“中国通团队”,马克龙在国内和国际舞台使用更多的是另一套人马。马克龙毕业于法国国家行政学院和巴黎政治学院,而他的高级智囊也基本来自这两所高校,其中有不少经济学方面的权威。1月22日,在瑞士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登场前,法国“截胡”140名全球商界领袖与跨国企业负责人,在巴黎召开一场“迷你达沃斯”,估计就离不开这批经济学家的建议。   最知名的是经济学家让·皮萨尼-费里,他当初宣布加入马克龙的竞选团队,一定程度上扭转了马克龙“缺乏系统蓝图”的竞选局面。出身政治世家的费里,长期就职于欧洲高级智库,同时在多所高校任教。    除了费里,巴黎第二大学的马克·费拉奇是知名的劳动经济方面的专家,协助马克龙规划劳动市场与社会福利的改革措施。倘若说费里勾画了马克龙的总体经济政策,费拉奇则在具体的某一个领域进行研究和谋划。   赵永升说,他在巴黎第一大学就读经济学时的老师菲利普·马丁教授,也是马克龙的经济学导师。马丁在马克龙刚组建“前进运动”之际,就出手帮马克龙规划法国的经济政策。“媒体上没有提马丁的专业,其实他是国际贸易领域的专家,马克龙聘请其导师出山,应该是委托他规划法国对外贸易的蓝图。要知道,与德国相比,法国在对外贸易领域的业绩要逊色许多。”    据赵永升讲,除了马丁教授,他在巴黎一大读书时的教授梅耶尔应该也是马克龙智囊团中的一员,只是遍查各类媒体,未曾见到相关报道。估计这与马克龙对智囊团队管理较严和梅耶尔教授一向低调有关。还有巴黎高等师范学院经济学院院长丹尼尔·科恩,是法国经济学的顶尖学者;至于菲利普·阿吉翁院士,更是名声在外。    除了经济学家,马克龙还重用数学家,例如43岁的菲尔茨奖获得者塞德里克·维拉尼。马克龙对这位数学家的重视程度非常高,以至于来中国也让他伴其左右。至于维拉尼都提出了什么建议,就不得而知了。   “站在幕后‘窃窃私语’的神童”   2008年的夏天,格鲁吉亚首都第比利斯,法国侨民人心惶惶。当时俄格战争爆发,俄罗斯坦克朝第比利斯开进,时任法国驻格鲁吉亚大使埃里克·富尼耶心急火燎。然而,8月是法国“休假月”,富尼耶收到的来自巴黎的消息只是“正在咨询某某部门……”好在他幸运地联系到一个名叫菲利普·艾蒂安的人。“‘你需要什么?空客,装甲车,还是人道主义援助?’艾蒂安问。”富尼耶回忆说:“接下来的5天,我、(外长)库什内、(总统)萨科齐和艾蒂安在一个小组工作,他(艾蒂安)的帮助对最终在关键时刻实现停火起了决定性作用。”   这是美国“政治”网站讲述的一段往事,该报道评论称,“格鲁吉亚插曲”让外界对艾蒂安鲜为人知的一面有了了解,即他的危机处理能力、对俄罗斯的了解等。艾蒂安是何许人?现年62岁的艾蒂安能说流利的德语、俄语、塞尔维亚-克罗地亚语和罗马尼亚语。10年前,他是法国外长库什内的办公室主任,后来担任法国驻欧盟大使、驻德国大使,现在是马克龙的外交顾问。   崔洪建说,在外交领域,法国总统基本上是全权负责。除了外交部等机构,传统上总统的智囊包含一名外交顾问,后者可以直接提供咨询,至少是部分参与外交决策。外界一般通过外交顾问来看总统的外交倾向。很明显,马克龙选择了一位精通欧洲事务的人。   据德国《明镜周刊》披露,马克龙的外交政策团队由12名顾问组成,里面有马克龙的同学,有马克龙担任经济部长时的助手。其中,35岁的克莱蒙特·博恩比较有名,他在欧洲问题上颇有研究,马克龙在欧盟改革问题上的建议明显受其影响。   上述人物固然重要,最关键的还在于马克龙自己,他比较高明的一点是宣称“非左亦非右”,得以广纳人才。一名熟悉法国政坛的人士对《环球时报》记者说,马克龙本身就很有能力,他对团队管得也很严,他上台后有关他外交团队的报道很少。事实上,这批人也很低调,像艾蒂安就被认为是“喜欢站在幕后‘窃窃私语’的神童”。   在观察家眼中,从去年5月上台后不久毫不妥协地与美国总统特朗普进行“握手较量”开始,马克龙在逐渐改变法国在世界舞台上的角色,尽管是“新手”,他让几乎所有人都注意到他。“马克龙的光环盖过了默克尔”,英国《金融时报》日前的一篇评论文章称:“巴黎在外交舞台上活力四射,与柏林的无精打采形成鲜明对比。”    不过,有分析称,马克龙基于自身所受教育的局限,他大量聘请经济学家,弥补不足,但经济学的学术研究和实际操作相差甚远,经济学家们会更多地使用模型和理论。赵永升认为,马克龙的智囊团队中法国跨国集团的高层太少,而后者其实很重要。“马克龙与商人出身的特朗普同是新总统,一个在大西洋此岸,一个在大西洋彼岸,各自打出的牌尤其‘经济牌’相差很大。”   《明镜周刊》称,马克龙的外交特点是不惧怕做意料之外的事,但这也显得鲁莽。而马克龙经常在国际舞台上表现出“高姿态”,也许会产生问题,用巴黎政治大学国际关系学者伯川德·贝蒂的话说,外交最好的执行方式是悄悄、谨慎地推行,很少有成功的外交倡议是由管乐队伴随的。   【环球时报驻法国特约记者 赵缙云 环球时报记者 李司坤 纪双城】
  • 热门
  • 上一篇:沙特反腐风暴暂告一段落 和解金超千亿美元
    下一篇:没有了
    Copyright © 2002-2018 版权所有
    每日微头条资讯